培養「英語耳」—先理解基本聽力認知再教學

成功的聆聽技巧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大量練習獲得的,英語學習者需要大量接觸英語聽力,可惜的是台灣學生沒有太多機會在課堂外聽到英語。因此如何在課堂中進行有意義的聆聽活動,是許多教師、家長與英語學習者所關心的議題。敦煌教學診療室的調查指出,英語老師深受「我的學生不知道怎麼聽」而困擾,這種情形令人不安,因為要能掌握英語溝通,不可能在沒有聽力能力的情況下發展理解。

在談英語聽力發展前,我想邀請您先回想一下您日常「聽到」的內容有哪些,這些內容可能是天氣預報、同事談論公司…等。事實上,我們在聽的時候,很少處於被動地聽而已,更多時候其實是主動地聽並且想要找尋更多資訊,而當我們有目的性地聽就能聽到更多資訊,因為聽力不單純只是接收,而是一種認知發展能力。

一、聽力與認知發展

語言學家 Stephen Krashen (1982) 在語言習得理論中提出,我們透過學習 (learning) 和習得 (acquisition) 兩種方法來學習第二語文,其中「學習」是一個有意識的過程、有課程和注重文法,而「習得」是一個潛意識的過程,是如何通過傾聽來學習說話,或在沉浸式環境中「拾起」(pick up) 一種語言;不論是哪種方式,首要的即是發展聽的能力。因此,聽力是一種認知面向的心理現象,當英語教育者與學習者在進行英文聽力的訓練活動時,必須特別注意選擇聆聽內容,因為情境、場域、年齡、經驗與文化都有可能影響對英語文聽力的理解。

二、聽力的詞彙發展

一般來說,台灣學生習得的詞彙量至少比其表達詞彙表高出兩個年級 (學年),也就是說當我們看到一個學生英語口說表達大約是國一的能力時,我們可以預期他的字彙量可能落在國三或高一。因此,當為學生準備聽力活動時,我們可以使用更難的詞彙來擴展他們的單字力。以這種方式接觸新單字對學生的益處在於,學習者可以在聽力活動中識別該單字的使用方式,如連語 (collocation 搭配詞/前後用詞),這也對他們試圖在脈絡中理解這個新單字有相當的幫助,讓學習者有機會透過英語去學習 (learning to learn)。此外, Kate Parry 的研究 (1991)「透過學術閱讀建立詞彙量」也發現,利用廣泛而多樣的材料,能幫助學習者的詞彙量更加廣泛、更多樣化,因此,從適合學習者的年齡、興趣、喜好開始,慢慢將學習者的舒適圈擴大,有助於英語聽力的培養並且培養信心。

三、聽力內容的選擇

建議老師基於以上的概念選擇合適的英語聽力材料,例如:

  1. 自然真實 (authentic) 的語言:內容可以是真實發生的情境使用不做作的語言,此外配合真實的脈絡,如情境、故事…等,讓學習者在練習聽力的同時習得真實情境下的適切反應。
  2. 具吸引力的 (engaging) 主題或時事相關的主題:選擇學生感興趣的主題。曾有一次在高中公開觀課中,還見教師使用世界名曲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作為補充內容,學生睡倒一片,實為可惜。這首歌曲年份久遠、學生不認識,當然興趣缺缺。此外,時事會是很好的切入點,時事可以包含國際要聞、政治情勢,當然也可以是文化議題、娛樂新聞…等,運用時事切入能一魚多吃,培養英語聽力的同時培養國際觀。
  3. 包含不同年齡層的各種發音:許多英語文教材因為製作上的限制是請成人演員錄製,也容易缺乏真實對話中的「語氣」。對於英語為外國語言的台灣英語學習者而言,語氣的掌握也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人、年齡、性別…等,也都會有不同的用語。
  4. 多樣化的口音:這是許多英語教學工作者擔心的,源自於我們認為「標準英文」的一種想像,但在英語為母語的使用者而言,他們的口音也受到地域性與原生家庭族裔的影響。此外,英語力不是單字力,英語力的培養就是靠耳朵養成的,只要多聽,多樣化的口音自然不是問題。有些英語學習者會卡在英式或美式英語上,但是現在英語使用者太多了,真正要使用英文溝通時,太多受母語影響的發音是分辨不完的,最重要的就是透過多方接觸,培養英語學習者在聽力上的彈性。
  5. 文化多樣性:先前指出聽力為一種認知發展的能力與環境交互作用,因此,對於文化脈絡的理解,如:一個動作在某一文化中被視為尊重,但卻在另一個文化中有迥然不同的解釋。學習者必須同時理解並接觸這些文化意涵,才能真正了解說話的人的意思,而非僅理解字面上的意思。

聽力理解是一項涉及許多種認知能力的複雜技能,而且取決於學習者個人的理解。聽力的理解除了受到字彙的影響外,背景脈絡、文化、人際關係、學科知識與其他因素都會影響。教師、家長或英語學習者在教導或學習英語聽力時,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確定學習者的聽力理解,以協助學習者培養精確的聽力理解力。

 

參考書目

Krashen, Stephen (1982).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Printed edition by Pergamon Press Inc.

Hogan , T. P. , Adolf, S., & Alonzo, C. (2014). “On the importance of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eech-Language Pathology, 16(3): 199-207.

Parry, Kate (Winter, 1991). “Building a Vocabulary Through Academic Reading,” TESOL Quarterly: Vol. 25, No. 4, pp. 629-653.

 

作者簡介│范雅筑

  • 15 年英語教學資歷
  • 托福網路測驗專業發展工作坊認證講師
  • 微軟創新教育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