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老師咖啡館】余小玲:大武山下守護原住民孩子學習的使命者

By 2020-09-24 人物 Figure

借一杯咖啡的時光,啜飲一段在台灣
用心教學者的耕耘點滴

頂著一頭亮紅色時髦短髮的余小玲老師,雖然好些年不見,卻仍然是印象中那位嬌小卻散發強大氣場的老師,一看見我的藍色頭髮,便打趣地說「我們是要開什麼髮色派對嗎?」
與 Angela(余小玲老師)的緣份很深。除了是同故鄉,老師任教於屏東縣來義高中國中部的英語老師,同樣也是我母親多年的同事及摯友,更是我高中學姊。
採訪那天,剛好是英語老師們的共備營。四五位來自高雄與來義國中部的英語老師,圍坐在圖書館的長桌,互相討論著 108 課綱對於教學、命題的影響,並時不時翻閱英語繪本構思納入教學的可能性。看著有豐富中英文藏書、最新教學設備的圖書館,以及充滿教學熱忱的老師……令人不免反思,究竟原住民偏鄉教育缺什麼?

「孩子缺乏學習的動機。」Angela不加思索了給了我這個答案。

在幾乎都是原住民學生的學校任教 20 年,她感慨地對著我說「我們真的很幸運。」從小 Angela 的家長便十分重視教育,並將她帶至都市中求學,因而開拓了視野,也讓她深知學習的重要性。

然而,對於大部分的原住民學生來說,在求學過程中常常會有個疑問「我不知道學這個可以幹嘛?」「我為什麼要考好?」尤其是英語這個科目,對他們來說,學英語並不會對他們的日常生活有所幫助,認識外國人、出國旅行更是困難的事。再加上家庭的經濟壓力,使得許多學生在國中畢業後,便選擇可以立即變現的道路,例如:從軍、進入勞動市場,如要升學也通常是選擇可學得一技之長的高職就讀。這樣的環境讓身為英語老師的 Angela 覺得心疼且無奈,但她並沒有因此而讓教學打折,還更加想盡辦法增加學生的學習動機。

還記得九年前,我曾經參與 Angela 與其他老師一同舉辦的【英語藝術夏令營】,營隊除舉辦一系列英語闖關、拼字競賽,更是邀請兩位美國籍外師,帶著學生去機場、麥當勞學習日常英語對話,增加英語使用的機會。Angela 回想起每次的活動都是與老師們挑燈夜戰,一起製作教學海報道具、討論闖關遊戲等。不論是營隊或是每年寒暑輔英語流行歌曲教學,無非是希望可以點燃學生對於語言學習的動機與興趣、享受學習的樂趣,並讓他們知道世界真的很大,蘊含著無窮的可能性,千萬不能放棄學習。

Angela 突然有趣的問我說:「你知道最有效的教學方法是甚麼嗎?」接著開心的說:「是 Food!」。原來,前陣子 Angela 帶著學生製作 S’more,現在學生記最熟英語單字就是 marshmallow 和 biscuit!

在自己的文化中任教,第一次,不用因為自己的身分而感到擔心;第一次,在學生的身上看見了曾經的自己;第一次,因為自己也曾走過那些彷徨歲月,而能安撫那些彷徨不定的心靈,逐漸地,在教導原民學生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

「是什麼讓老師想回原住民學校服務?並且一教就是 20 年。」

一聽到這問題,Angela 沉思了許久,最後說出了很重的兩個字「使命」。同是身為原住民的她,從小就在都市中求學,常常因為膚色、身份的不一樣而感到格格不入,再加上同學的嘲笑而開始感到自卑,常常不敢說自己是原住民,逐漸迷失於自我身份的認同中。也因為長時間在都市,對於原住民的文化非常陌生,因此也是為了自己回到原住民學校服務。在自己的文化中任教,第一次,不用因為自己的身分而感到擔心;第一次,在學生的身上看見了曾經的自己;第一次,因為自己也曾走過那些彷徨歲月,而能安撫那些彷徨不定的心靈,逐漸地,在教導原民學生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

她也透露到,偏鄉學校的老師比較辛苦的是時常都要「多做一點」。偏鄉的家長及社區力量較薄弱,所以教育孩子的責任經常會落在老師身上,這也是 Angela 覺得比較辛苦的部分。當教了新進度,然而因為回家沒有家長的督促及協助,孩子就不會複習,導致隔天全忘光了。

因此,她在平日晚上開了兩天晚自習,強迫自己的學生一定要到校學習。她說開設晚自習的目的,並不是要讓學生學業突飛猛進,而是讓他們感受到「陪伴與關心」。其實,學生是可以感受老師的付出及努力。在開設晚自習班後,雖然學習成績並沒有顯著地成長,但可以明顯感受出學生學習態度的轉變,從原本的消極被動到正向積極。延續好幾年的每週讀報計畫,雖然跟學科無關,但 Angela 不放過任何可以增進孩子的閱讀能力,且可透過讀報多接觸外界資訊及刺激的機會。

「下學年度,我們要推動英語繪本閱讀!」Angela 說起對未來的規劃,雖然對於學生的語言程度能不能消化外文繪本,仍抱持著不確定性。但她說,總是要試了才知道,看著她興奮地神情,我又彷彿看見了那位九年前想出許多瘋狂計劃的實踐家!

採訪花絮

回想與 Angela 啜飲咖啡中描述著屬於她的教學故事,讓不是身為教職的我也充滿感動及能量。甚至覺得在故鄉,有一位願意將學生當成自己孩子在教育、關心的老師,真的非常幸運也開心。對我而言,她已經不只是一位老師,她更是一位陪伴及守護原住民孩子的使命者。
今天這杯咖啡,不僅喝出了目前原住民英語教育的現況,也喝出了向所有教育現場願意「多做一點」的老師們的感謝之意!

 

受訪者簡介| 余小玲 Angela Yu

  • 現任來義高中國中部英語老師
  • 任教經歷 20 年
  • 高雄師範大學英文系畢業

採訪者簡介| Cara Liou

  • 敦煌語言教育服務暨行銷部專員
  • 台北教育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學系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