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學生一起在操場奔跑的英文老師

By 2016-06-15 8 月 27th, 2018 人物 Figure

而且,我相信她不會跑輸。

不像老師的老師

如果第一次走進 Joyce 的教室,而她又剛好還沒走上講台的話,大概所有人都會認為老師尚未到達,開始和同學聊天或吃早餐。等鐘聲響起,就會看到學生座位上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帶著大大的後背書包,緩緩走上講桌,對著有些錯愕的學生們露出燦爛的笑容介紹自己。

兩年前才開始在多所大學擔任英語講師的 Joyce,有著一張兩年前才終於從被誤認成國中生晉升到被誤認成高中生的娃娃臉。換句話說,現在的大學生可能看起來都比她成熟。

但這無損她在英語教學上展現的天賦,甚至拉近了她與學生之間的距離。

也許她長得不太像老師,但老師的形象又該是什麼呢?

了解學生的第一步:走下講台

2

雖然台灣一直很重視英語教育,但學生對英文還是相當恐懼。剛從英國回台灣教書時,Joyce 坦言看似學習冷感的學生讓她一度很挫折,因為她無法瞭解學生的問題,學生也不敢承認自己其實只是聽不懂。

為了讓學生對 “英文課” 感興趣,Joyce 每學期都會花時間與學生深談,並藉由不斷地變換活動得到的反饋來調整教學的方向。

「我是不太會放棄學生的人,我會花時間去問問題,走入學生,讓我更能了解學生的能力與興趣。」

Joyce 認為教學就是要挑動到學生的學習神經,這樣的效果才會驚人。每學期她都會要求學生閱讀一本原文書,而且最好不是寫給語言學習者看的簡易版。有的學生從一開始得毫無自信,到最後甚至可以看像《地海巫師》這類有深度的小說,讓她相當感動。

眼睛和耳朵都超好的 Joyce,常因無預警地回答出學生在台下小聲的討論而讓學生嚇一跳,但學生也因此拉回上課的注意力。

Joyce 相信讓學生專注可以有 “威嚇命令” 以外的作法。有些學生因為專業科目壓力太大,會在她的課堂上看下一堂的教科書,而 她不會直接請學生把書收起來,而是會運用許多活動讓他們忙到沒時間分神,學生很自然地了解到專業科目要在這堂課前就讀完。

分數的確是一種指標,但不能代表學生有能力使用這個語言

Joyce 認為學英文就是要敢用、敢開口講,有時不用那麼在意文法。所以她一學期只教少量的技巧與文法概念,藉由各式活動讓學生不斷地重複練習,最後才能真正地使用這個語言。

「我不喜歡在課堂上做一些學生在家裡就可以做的事。」

她認為有些知識需要有人引導學生才能學會,有些技巧或能力在離開這堂課前,如果沒有學習到會很可惜。

「而這些就是我希望他們能得到的。」

不要總是那麼乖,有時候要自己思考

「我是個有些戲劇化的人。」

Joyce 認為如果傳統的教法有用,就不會輪到她來教了,所以她喜歡帶些跳脫制式化教學的活動,讓課堂充滿不確定性,同時也增加了無限可能。

當然,沒有標準答案的課程,一開始會讓學生很緊張,但其實慢慢地都會激發出學生不同的潛能。不只是聽說讀寫,Joyce 認為對文學作品的賞析也是學習語言重要的一環,文學的主觀性更可以訓練學生擺脫單一答案,提供自己的想法。比方說,她曾經使 用 Patricia Grace 的短篇小說 Butterflies ,讓學生先表達他們自己的觀點,再從中找到需要補充的地方。學生們很訝異這麼簡單的文字卻可以表達出這麼深刻的含意。

學生表現得好,她不一定會用口頭鼓勵。對學生的了解,讓她總是能找出更適切的方法讓學生知道她的讚許,想必這是學生喜歡她的原因。

Joyce 的班上甚至有一試成主顧的旁聽生。有時候,會有人來陪男女朋友上課,或是只是剛好坐在教室裡,因為課堂活動很有趣就跟著加入,她也不介意多點人參與,這些 “路過的人” 最後甚至週週出席,成為教室裡有趣的風景。

教與學就是不斷地累積教學的資源與能量

Joyce 認為老師不應該覺得自己教的就是好的、都是對的,而是要教學生想要學的。當然她也有拒絕的標準,有時學生提出的東西缺乏挑戰性時,她會和他們溝通與協調,讓學生了解什麼是最需要的知識,增加學生的學習動機。

「我其實只是怕自己無聊。我不喜歡無聊的事,所以我不可能用那麼制式的方法教他們。」

訪談到最後時,Joyce 這麼說著,而我們終於找到了為何她願意為學生的學習花這麼多時間與心思的答案。

1

 

Joyce│ 

  • 世新大學 / 中原大學  英語學系兼任講師
Caves Connect

作者 Caves Connect

更多文章來自 Caves 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