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每篇文章改得滿江紅,就是最好的教學?

“You are likely to keep repeating the same mistake all over again if you do not agree it’s a mistake.” 
― Israelmore AyivorBecome a Better You

如果不承認它是個錯誤,你就很有可能會繼續犯一樣的錯誤。

― Israelmore Ayivor, 《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在目前的教學現況,老師往往只被學生視為考官,在規定完作業或出完考題後,就學生表現打上成績,修改明顯錯誤就發回。然而老師絕非只是打分數的機器,在學生的寫作過程中,我希望能讓學生可以從寫過的作文中,習得正確的用法,進而在構思的過程中,激盪想法、學到可以帶著走的邏輯思考。老師除了修正(correcting),也該對學生的作品做出回應(responding),此篇文章想和大家分享修正及回應學生作文的方式及技巧。

修正的批改方式在台灣是比較常見的,老師主要的任務是糾正學生句法、文法、及用字上的錯誤。經常發生的情況是,在老師將學生的錯誤全部修改完後,紙上是滿江紅一片,學生匆匆看過分數,草草看過修改的部分,但印象不深刻,下次再寫還是容易重犯。

針對這種情況,我有三種處理方式。如果在學期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每一篇作文我只針對一到兩個重點來批改,而且我會在學生寫作前就先告知他們,比如說,這篇作文只修改動詞變化時態和標點符號,或只針對段落篇章或者用字精準正式程度。這樣的修改方式讓學生在寫作時會特別有意識的專注在這次寫作要聚焦的一兩個重點,如此他們不但在寫作時會特別小心,也會在拿到教師修改過的文章時,特別注意並且記得教師的評語。

另一種修正的方式是重寫,我會先不去修改學生錯誤的原文,而是重新把學生有錯的句子用正確通順的英文寫出,再發回去讓他們比對他們的句子和我提供的正確版本差異在哪裡,這樣做的原因是要讓學生在修改的過程中主動參與,讓他們自己找出差異才能加深他們的印象。

如果學生的作文中重複出現某一時態、某一字詞文法的用法謬誤,我會請他先去查正確的用法,比如說學生寫出 I am interested about reading. 那我會請他再去查字典中 interested 的用法;如果這位學生在被動語態上常出錯,那我會請他先再查閱文法書中的被動的章節,再自己試著把他的文中錯誤依此改正。如此做的好處是,學生在查看字典或文法書時,不只是走馬看花,而是帶著目的性的搜尋正確的用法,經過這樣過程後學得的用法會是印象深刻的。

但此種修正的批改方式畢竟有限,因為很多學生的作文不是只是用字、文法、句構上的錯誤而已,而是整篇的篇章結構、邏輯論點、連貫都有很大的問題。但學生交出作品時都已經是成品,宛如生米煮成熟飯般,這時如果再針對這些內容性和結構性的問題修改,成效不大,也容易讓學生容易覺得挫折。

如果老師在學生寫作的過程中,可以對他們的每一步驟給出回應,完成的作品應該會相對地流暢成熟許多。如果班級人數不多,我會在開始寫作前給他們半小時左右的時間來草擬大綱,然後針對他們思考的邏輯和脈絡來給他們個人的建議。一般的學生會視老師的「建議」為命令,所以我會盡量用問句的方式引導他們,比如說問他們:「你這部分為什麼會這樣安排?」「這裡你想要傳達給讀者的是什麼?」「你有沒有想過可以用描述爺爺家房子的方式開場?」「有關妳姊姊的敘述放在這篇幅是不是有點多?重點會不會失焦? 」這樣做的目的是要敦促學生經過思考後做出自己的決定

如果班級人數眾多,沒有時間一一和他們對話,我會請他們先擬好大綱或草稿交過來,但常常會覺得要給一班這麼多學生一一用寫的方式回覆非常耗時,這時我會用手機錄音的方式錄下我的建議,再傳給學生。錄音的方式讓我短時間可以傳達很多想法,很多學生也喜歡這種比較對話式、不那麼白紙黑字生硬的溝通方式。

老師在批改學生的作文時,其實扮演的是多重的角色,老師會同時扮演考官、讀者、助理、參考書和編輯的角色。老師像考官,因為老師會安排考試然後就學生的寫作加以評分。教師也同樣是讀者,有時該不帶批判的色彩,純粹地欣賞回應學生的作品。老師同時也是助理,在整個創作的過程中,亦步亦趨的幫助學生。有時又更像學生的參考書,適時提供學生需要的資訊和導引。老師也像編輯,協助學生選擇、安排他們的作品,視情境做最佳的建議調整。而什麼樣的角色是最適當的就得看學生目前的程度、個性、學習寫作的目的、課程的長短,由老師做最適切的安排。

 

作者簡介|蘇君縈

  • 英國東英格蘭大學 英國文學 碩士
  • 師範大學、台灣藝術大學 兼任講師
  • Google, HTC, Trend micro, Dell 企業英文訓練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