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教學和課業進度的平衡

創意教學是老師尋求教學的各種可能性,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從學生的好奇出發,用適切的教學策略,讓學生培養帶得走的能力。但在考試主導教學的台灣,這樣的創意教學有沒有用呢?學生的考試成績會不會因為這些教學創意而比較差呢?基於以上這些疑問,這篇我們就來談談創意教學和課業進度之間的平衡。

台灣的學生由於缺乏英文環境的關係,口語和聽力能力表現普遍不如閱讀和寫作。我的口語能力也是在大學雙主修英美系時,不斷地與同學和外籍老師溝通與使用下磨出來的,但想想我們的孩子並不是每位都像我一樣幸運,能夠有這樣的教育資源,高三學測當天可能就是他們一生中英文能力的頂峰,如果未來沒有持續學習或接觸,這項語言能力就會開始退步或消失,想想學了這麼久的英文,卻無法與外國人溝通,這確實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因此,如何在高中的英文課程中將聽、說、讀、寫融入其中變得非常重要,學生必須在課堂上有使用英文的機會,但這並不表示我不教單字、句型、文法或解題技巧,畢竟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教育制度下,成績還是學生和家長非常注重的一個項目,況且單字、句型和文法也是奠定語言基礎的重要環節。

以下,依我自身教學經驗,分享將創意教學帶入正規課程的教學設計:

高中英文課程有既定的教材,一本英文教科書中有 12 課,一次段考會考四課,其中的三課我還是秉持傳統的教學方式,從單字、句型開始上起,文章閱讀視情況使用文法翻譯(Grammar Translation)的方式,偶爾也會做延伸討論,請學生用英文發表。另外的一課,我則是採取多元的上課方式,就文章屬性設計體驗遊戲,比如說文章主題是約會,我便請學生用英文和遠道而來參訪的日本學生進行三分鐘的約會,接著再依文章內容和剛剛約會的經驗作比較,用英文去討論文本與自身實際經驗的差異。再舉一個例子,高中課本有一篇文章的主題是公平交易,我便會設計公平交易的角色扮演遊戲,讓同學分別扮演蕉農、地主、運輸商、進口商和通路,針對一根香蕉的獲利去討論交易,實際讓學生體驗商業的流程,而非只藉由文本去了解什麼是公平交易,其實這些看似創意的教學方式,都是希望孩子可以多多使用英文,同時也認識不同的議題,認識這個世界。

高中一個禮拜只有四節的英文課,學生在正規課程中能接觸到英文的時間其實很有限,他們必須花更多的課外時間才能把一個語言學好。我的學校有一位專任外籍教師,他一個禮拜會幫孩子們上一節口語課,藉由全英文浸潤式的教學,幫助學生閱讀課外的文章,給予不同的刺激,我自己也會指定課外的雜誌、閱讀教材和大考必考的 7000 單字讓學生補足教科書的不足,奠定好英文的基礎才有可能在傳統的體制內玩出創意,創意教學是在框架內玩出不一樣的教學。

一個老師需要精通各式各樣的教學法,用適切的教學策略,讓孩子培養帶得走的能力,這樣的教學不應該被稱為創意,而是日常。下一篇我們來談談創意教學的實例吧!

 

作者簡介│戴逸群

  • 新北市立北大高中英文老師
  • 《繪本英閱會:讓英文繪本翻轉孩子的閱讀思維》作者
  • 教育部杏壇芬芳獎最年輕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