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針引線在圖畫與文字之間【專文好好看】

閱讀繪本中的圖畫

繪本的英文為 picture book,亦稱為圖畫書。顧名思義,是有文字也有圖畫的文類。但繪本和有插圖的書並不相同,其定義比有插圖的書複雜得許多,繪本作家 Deborah Freedman 以「文與圖跳恰恰」作比喻,生動描述繪本的定義:文字與圖像是構成繪本的兩大基本元素,文字精簡,頁數有限,翻頁之間充滿節奏,每一頁緊密相連,但每一頁的表現又各有不同,而且繪本可以被大聲朗讀(Mourão, par. 3)。

縱觀繪本發展歷史,繪本型態隨著時代改變而有所創新,繪本中的文字與圖畫出現各種關係,圖畫在繪本中所扮演的角色遠超過於說明文字而已。捷克教育家 Johann Amos Comenius 於 1658 年編寫的《圖畫中見到的世界》被公認為最早具有繪本雛型的書,以字和圖的形式向兒童介紹各種基礎知識,在這本書中,圖畫與文字各司其職;十九世紀印刷技術的進步促成新型態繪本的誕生,代表作如英國繪本三劍客 Walter Crane, Kate Greenway 和 Randolf Caldecott 的作品,知名繪本作家 Maurice Sendak 曾說在 Randolf Caldecott 的作品中,文與圖不再只是各司其職,開始有了巧妙的變化(Popova, par. 2);到了二十世紀,繪本更加蓬勃發展,各種藝術技巧、媒材和視覺語言應用於繪本創作,繪本開始被視為包含視覺與文字的一種藝術形式。

透過各種圖像語言,繪本給予孩子眼睛愉悅的感受,傳達強而有力的視覺經驗,有力地營造文字難以表達的氛圍 (Olshansky),凱迪克(Caldecott Medal)得獎繪本 The Polar Express 是典型運用色彩營造氣氛的例子,這本書述說聖誕前夕的事件,作者 Chris Van Allsburg 沒有使用聖誕節的明亮歡樂色彩,而是以黯淡的紅色和蒼白的黃色,伴隨黑色和棕色,讓讀者感受到神秘、陰沈,甚至有點詭異的氛圍(Fang, 1996)。文圖之間的各種關係蘊藏著作者的創意巧思,有時圖文互補,有時圖文相悖,有時圖畫補充文字未描述的細節、訊息或文字所沒有的情節,例如 1968 年出版的繪本 Rosie’s Walk,全書只有 36 個字,但作者 Pat Hutchins 以插圖說故事,母雞悠哉地散步,全然沒注意到身後有一隻狐狸一路跟著它,虎視眈眈要將它吃了當晚餐。圖畫顯然是繪本的靈魂,閱讀繪本必須包含文字與圖畫兩種符號系統的閱讀,才能讀到精髓。知名的繪本作家 David Wiesner 曾說繪本採用豐富的、多層次的視覺語言講故事,且繪本是將視覺幽默元素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藝術形式,如果拿走圖畫,不僅剝奪孩子的閱讀樂趣,也剝奪他們得到豐富知識的機會(馬庫斯,10)。

圖像對於閱讀發展的影響

閱讀圖畫才能真正了解繪本的妙趣,圖像對於閱讀發展又有什麼影響呢?通常被認為真正有助於提升進階的閱讀能力的是文多圖少或者純文字的文類,像繪本這樣文少圖多的文本常被歸類為只適合用於幼兒識字發展初期,父母往往希望孩子能早些進入純文字閱讀,但事實上圖像對閱讀能力的發展存在相當的影響,無論對啟蒙或進階閱讀都有所助益(Ohi)。

在兒童發展閱讀初期,圖畫和文字同等重要,圖畫並非文字的附加物,兒童透過圖像意會故事,即使還不太識字的小朋友,也能藉由圖畫書中的圖像瞭解意思,而且將他們從書上學到的資訊應用到日常生活,這個事實,無論是對英語母語的學習者或外語的學習者皆然(Weeks)。美國繪本插畫家 Bob Staake 回憶他自己童年的閱讀經驗,當他還不識字的時候,曾翻閱大人的雜誌,當時吸引他注意的是雜誌上的圖片,Bob Staake 說這正是一個小孩學習閱讀的開端,大人卻忽視了這一點。

借助圖像理解故事或文意是讀者在閱讀過程經常會使用的策略之一(Calabrese),除此之外,圖文關係讓讀者能夠更細緻地領略文字的涵義,,例如暗喻、雙關語、反諷(irony),圖像具體化文字的意象,有助於讀者感受文字所想表達的情緒,因此有學者認為當兒童探索插圖和發展閱讀圖像的能力時,他們對文學的探觸將更深(Galda)。

對於已有閱讀能力的讀者而言,繪本閱讀能夠提升其閱讀層次,發展進階的閱讀技巧,無論是美感或理性思考能力的培養、想像力或創意的激發等。閱讀不只是解碼的過程,理解文意需要運用各種知識與技巧,讀者同時也在發展各種技巧。圖像閱讀與文字閱讀具有同等的複雜性與深度,同樣提供應用發展這些技巧的空間。美國一位資深教育工作者以在課堂讓學生閱讀陳志勇的無字繪本 The Arrival 為例說明圖像閱讀對已有相當閱讀能力的學生來說,同樣具有吸引力和挑戰性。她的學生在閱讀之後熱烈思考和討論多種議題,例如移民、家人、忍耐等,且由這本書激發出許多創意,像是書寫日記、應徵工作的履歷表、旅遊指南、自訂想像的律法,有一個學生甚至反應這本繪本是他讀過最困難的一本書(Kidd)。Kidd 建議盡量讓孩子有機會從閱讀過程中建立各種技巧,啟動大腦中的各區塊,而繪本則是所有文類中最豐富的一種。有繪本閱讀經驗的讀者,通常在閱讀純文字的文類時,比較有能力可以將文字轉化成畫面,藉由腦中的畫面,對文字產生感受。

讀圖能力提升美感經驗

讀圖是可以引導訓練的能力,但看圖不能只是憑直覺享受其中嗎?一定要學習如何閱讀圖像嗎?「觀賞圖畫書中的圖畫」 的作者珍.杜南認為:「相較於閱讀文字,對於許多人來說,圖像如何傳情達意卻是個陌生的領域,雖然不知如何閱讀圖像並不影響我們閱讀圖畫書的樂趣,卻侷限了我們對圖畫書的整體理解…在閱讀繪本時擷取更多蘊藏於圖像中的訊息、了解作者的創作意涵。」

此外,學習讀圖對於美感經驗的提升有莫大影響。透過學習閱讀圖像語言,發展「鑑別藝術家畫風、聯想到某一本特定的圖畫書、或某一種繪畫傳統的能力」(杜南,12),進而擁有個人對圖畫的看法和詮釋方式,而這樣的鑑賞力正是一個人在美感經驗的發展過程的重要分界點,學習讀圖有助於跨過這個分界,提升個人的美感經驗。「藝術的故事」的作者宮布利希也主張學習讀圖、認識不同的繪畫語言,有助於屏棄習性和偏見,以各種角度欣賞畫作。繪本作家郝廣才認為「一個社會若圖盲充斥,要達到美的境界就還有很深的鴻溝要跨越」,強烈建議圖像閱讀應當被重視(郝廣才,7)。

總結來說,學習閱讀圖像不僅裨益於初階程度的讀者理解故事,對有程度的讀者亦有各種啟發,例如創意、獨立思考能力,提升個人美感經驗。繪本和其它文類最大的不同在於文圖共構的特性,其對兒童的心靈所帶來的影響,是光只有文字的文類難以達到的境界。透過繪本建構讀圖能力,顯然是不二的選擇!

 

【完整專題不漏看】

 

文獻參考:

Calabrese, Lori. “How Picture Book Play a Role In a Child’s Development.” Nov. 2010 <https://www.thechildrensbookreview.com/weblog/2010/11/how-picture-books-play-a-role-in-a-child%E2%80%99s-development.html>

Galda, Lee & Short, Kathy G. “Children’s Books: Visual literacy: Exploring art and illustration in Cildren’s Books.” The Reading Teacher, Vol. 46, No. 6, 506-516, 1993.

Kidd, Debra. “Are We Underestimating the Power of Picture Books in Our Haste to Create Readers Who Pass Tests?” Teachwire. June, 2017 <https://www.teachwire.net/news/are-we-underestimating-the-power-of-picture-books-in-our-haste-to-create-re>

Mourão, Sandie. “Picture Books for All.” TeachingEnglish. 2011 <https://www.teachingenglish.org.uk/article/picture-books-all >

Ohi, Debbie R. “Why Picture Books Are Important.” Inkygirl. Nov. 2013 <http://inkygirl.com/inkygirl-main/2013/11/7/why-picture-books-are-important.html>

Olshansky, Beth. The Power of Pictures.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2008.

Popova, Maria. “A Brief History of Children’s Picture Books and the Art of Visual Storytelling.” Brain Pickings. Feb. 2012 <http://www.brainpickings.org/index.php/2012/02/24/childrens-picturebooks/>

Weeks, Elaine. “The Power of Pictures: The Role of Picturebooks in the Development of Young Learners.” 2013 <http://ufdc.ufl.edu/IR00003637/00001>

Wolfenbarger, Driggs C. & Sipe, L. “A Unique Visual and Literary Art Form: Recent Research on Picturebooks.” Language Arts, Vol. 83, No. 3, 273-280, 2007.

宮布利希(E.H.Gombrich):《藝術的故事》,雨云譯,台灣:聯經出版,2015 年。

珍・杜南(Jane Doonan):《觀賞圖畫書中的圖畫》,宋珮譯,台灣:雄獅美術,2006 年。

倫納德・S.馬庫斯(Leobard S. Marcus):《秀個故事給我看》,阿甲等譯,台灣:天衛文化,2017 年。

郝廣才, 好繪本如何好,台灣:格林出版,2006 年。

 

作者簡介 │ 黃亦孺

  • 北市大附小英語教師
  • 浪漫的繪本愛好者
  • 具有豐富英語教學和繪本教學經驗